游客   | 帮助

信托100傅佳欲: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洗牌让用心做事的平台得到更多机会

2016/4/29 14:40:31

 

随着央行近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出台,互联网金融行业在问题平台频出的一片风声鹤唳中迎来一次力度空前的宏观管控和整顿,可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最近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某互联网金融论坛现场,笔者跟早前声称“100元买信托”的信托100平台创始人傅佳欲先生进行了一次简短的面谈,在征求其本人的同意后整理了一篇稿件,如下:

笔者:傅总,很高兴有这个机会跟您聊天,您也看到最近互联网金融行业真可谓是波澜起伏啊,前几天央行出台的《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也从某种程度反映了这个问题,您对行业目前的这种状态是怎么看的?

傅:互联网是个神奇的东西,也是一个疯狂的东西,它能强化一个公司或者平台的能力,却也可以膨化甚至扭曲一个创业者的欲望。所以,近几年里用户对于互联网金融的感受可以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早前出现各行各业对互联网金融趋之若鹜,某家公司能和互联网金融沾上点边都可能带来股价的暴涨,但从去年开始,出现了一大批p2p公司倒台事件,包括最近出现的e租宝、大大集团之类的,大家又开始觉得互联网金融、p2p都不靠谱,巴不得去撇清关系。

其实,我觉得行业洗牌和规范化是每一个行业都会经历的阶段,监管的出台和加强也从某个角度说明我们这个行业已经进入到了这个阶段,对于这点,信托100倒是乐意看到的,毕竟行业的洗牌会让用心做事的平台得到更多机会。

笔者:您刚刚有说到用心做事的平台,这一点我个人也非常认同,其实早在2014年信托100刚上线的时候就是一个非常火热的话题,我记得“100元买信托”这个事情曾一度引起了社会和媒体的极大关注,也有一些媒体说信托100被监管叫停之类的,现在倒回去您是怎么看待这些事情呢?

傅:正如你所说的,信托1002014年曾是财经领域的一个非常火热的话题,确实也引起了一些监管部门的关注,如银监会,央行。信托100也非常感谢监管部门给的很多合理的建议,争议是进步的起点嘛,我们这个产品在两年前刚出来的时候,很多人对我们这个产品的交易结构,设计原理存在着一定的误解,很奇怪我们为什么能把一个原来100万的产品做到100块就能参与。所以大家也会看到有媒体传言说信托100被监管叫停之类的,事情其实是这样的,早前银监会领导在回答媒体提问的时候,谈到对于“降低“信托门槛的这种行为,会进行规范。他在这次问答中提到信托100,媒体就直接把这个事情转化成信托100被叫停,其实这个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笔者:您说的这个误解,能不能解释得更具体点呢?

:嗯,我举个例子说吧,我手上持有一个信托产品,总金额300万,九个月产品到期,但是我现在急需用钱,于是就有一个将信托快速变现的需求,能不能把这个产品质押或者转让出去,我相当于提前把信托的钱拿出来,而对于想投资的人来说,信托产品本身的收益相对可观,也不需要信托本身100万起的硬性门槛。所以我们并没有去拆分信托,把信托的实际购买门槛降低,我们产品的法律关系其实是一种借贷的行为,可能也是属于p2p的一类吧,只是我们是以筛选后优质的信托资产作为质押标的,这样我们也能减轻平台本身的风控压力。当然,我们当时也确实存在一些不足的地方,比如,可能我们最开始在一些表达和用户的交互上会过于简单暴力,也让一些媒体和用户有所误解,毕竟每个公司和平台也像一个人一样,都有一个成长发展的过程,所以在之后比较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也在不断的优化平台,我们也与盈科律师事务所,锦天城会计师事务所等专业的机构达成合作,让平台在更加符合规范的前提下给用户最好的体验!

笔者:我最近在信托100的微信看到我们上线了一款新产品,其中一点“收益率自己做主”让我特别好奇,您能简单介绍一下吗?

傅:对,微信端我们上线了一个叫做微理财的产品,它仍然是以一个平台的角色来服务于资金的投融两端。一端是服务于优质的信托持有人,就是我们刚刚提到的有转让信托或者质押融资需求的客户,我们就对其持有的信托产品进行风控审核,达成融资形式和相关协议后帮其发布融资需求。另一端就是服务于有理财需求的人群。您说的“收益率自己做主”其实是我们的一个创新点:有理财需求的人购买后,如果持有到期和信托就很接近,如果中途退出,我们会以开放式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收益率为参考给客户结算,这其实是一个债权转让的过程。同时,我们平台也会在各种渠道去做一些资源和广告的投放,我们就想是不是可以把这一部分的投入让利给平台的用户,所以当一个老用户帮平台引进一个新用户,我们就把老用户的中途赎回收益率在参考的开放式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基础上提升一定的比例,从而达到投资者可以自己调整收益率的效果。

笔者:能跟我们透露下,信托100未来会做些什么吗?

傅:我们当初创立这个平台就是想给普通的中产阶层,普通的用户提供一个门槛较低、收益相对稳健,体验较好的理财服务,同时也为一些优质信托持有人解决信托到期前的资金需求,这是我们的初衷,目前我们其实还有许多需要改善和进步的地方,所以短期内这一块仍然会是我们平台的重点工作。而且在目前这么一种大环境下,还是那句话吧,我觉得互联网金融是一个非常有想象空间的行业,行业的洗牌会让用心做事的平台得到更多机会。

来源:中华网